把 【铃木艺术】论坛 设为首页
  繁體
铃木艺术中心论坛系统资源区音乐知识学习、交流 → 较量(10)
发表帖子 发表投票 回复主题

您是本帖的第 1226 个阅读者
主题:较量(10) 较量(10)_Google 较量(10)_BaiDu 较量(10)_Thunder 较量(10)_Yahoo 较量(10)_SoGou 较量(10)_iAsk 较量(10)_ZhongSou
楼 主
表情较量(10)

较量(10)

男子养生馆 激光脱毛 地磅 通風工程 玻璃钢格栅 整形美容 柜式离心风机 南京律师 白癜风 自吸泵 镀锌钢格板 高剪切乳化机 板式换热器 退火炉 数控切割机 水帘 马尔代夫旅游 快速贷款公司 クレジットカード 現金化 热电偶检定炉

“费用的事情你别操心了,你这样还让我活不活了?”我没啥好气的。

子祺想了一下,“可是我不知道燕红会不会开心由你来出这笔钱。”

“我们为什么不能想像着她开心,来让我们自己也开心起来?”我反问。

子祺忽闪了两下大眼睛,不作声地默许了。

又坐了一会儿,子祺说要先回宾馆了,是任远派人把她接到葬礼附近的一个宾馆,她再叫了个出租到我住处的。在送她回宾馆的路上,她说,“其实,我今天也算故意吓了你一下。”

“吓我?!”

“这身衣服。”子祺指了指身上那件驼色的大衣,“你不会认不出吧?一年前我来看她,南方用不着这个,她看我冷,没衣服,就给我的。我是故意的,想用装的鬼来诈出你心里的鬼。”

“噢?呵呵,诈出来了吗?我心里的鬼什么样?”

“当然,你的心鬼就是愧疚,如果你表现如常,真的连愧疚都没有,我可能拿了东西就走了,彼此不会有什么交谈。”她一边说着,一边低头拿支笔,在膝盖上垫了张纸,唰唰写着什么,长发滑落,遮住她半边脸,非常安静柔和。下车的时候,她把写好的纸条递给我,“我的联系地址,电话和EMAIL。万一还有什么关于我姐姐的事情需要我处理的,联系我好了,明天一定很忙乱,忙完我就得赶飞机去了,我们就此别过吧。”

我接过纸条,看了一眼,随手扔到车座上,跟她挥手再见。赶回家已经不早了,一觉睡到天亮。

第二天,天气竟然出奇的好,太阳当空照,一点也没有阴沉多云的感觉,看来燕红的死连老天爷都觉得不够冤。我找了一身黑西服穿上,赶到了葬礼现场。燕红的大幅标准照片,安静而恬淡地看着这个世界。照片下面是盖着盖子的棺材,我没有勇气去看,最后一次看见燕红的脸是在警署认尸的时候,那张惨白没有血色、饱含怨气的脸,让我几个晚上都没有睡好觉。任远和子祺都已经到了,任远拍拍肩让我自便,子祺只是淡淡冲我点点头。我在边上站了一会儿,大部分燕红的朋友同事都陆续来了。我有些尿急,奔进后面的男厕所,哗哗地放起水来,正痛快地抖着我那玩意儿,就觉得旁边厕所门一开,进来一穿着湖蓝衣服的人,我扭过头,竟然是一张花容失色的脸,“啊!对不起!”

那个姑娘慌乱地冲了出去。我系好裤带,也出门,只看到她消失在旁边女厕所门里的背影。

葬礼要开始了,任远已经站在台上要念悼词。我旁边一个女子向远处一招手,“周倩!这儿!快来。”

我顺着她的手看过去,那个穿湖蓝衣服的女人正款款向我走来……

6

葬礼不长,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,燕红的世界本就简单,同事虽多,但朋友很少,外表热闹,却内心寂寞。我看见了很多淡淡滑下的眼泪,我不认为那是为了燕红,更多的人只是借此缅怀自己内心孤独寂寞的一面。任远和子祺很给我面子,整场都没有跟众人提过我的名字,也没有介绍我。只说燕红得了严重的抑郁症,并未得到及时的缓解和帮助。陆燕红自杀以后,我的悲痛真的很少,更多的是一些愧疚,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过于冷酷。忙完葬礼,子祺跟任远交接了一些事情后,就匆匆告辞。在门口,她回望了我一眼,那一眼,让我心跳,因为我似乎从那纯澈而平静的眼神里看到了些坚定和承诺。承诺什么?这种感觉,我说不清。

搅拌机 lithium battery sofa legs 实验室工程 实验室家具 seoサービス 現金化


铃木艺术中心论坛系统欢迎您!
暂无贴间公告……

ssswww12
ssswww12
论坛新手
还没有奖章~努力哦!
等级:论坛新手
头衔:佐岸公民
恋人:单身
团队:无帮无派
威望:0
帖数:20
佐币:1700
注册:2011-12-5
状态:离线

还没有宠物宝宝哦!
快到宠物商店买只喔.


回复这个贴子 参考IP地址:没有权限查看 2011-12-5 10:55:17
分页: 1   转到  
 页次1 / 1 页 共1 条记录 10 条/页

最佳分辨:1024*768
Powered by Ju4tBbs2.1.0

Copyright © 2010 - 2011 铃木艺术 All Rights Reserved
数据查询:1次 执行时间:31.250 毫秒